12月22日,由车云网主办的「智•享第三空间」吉利博越2015LINC汽车创业大赛于北京鸟巢举行,智车优行联合创始人兼CEO沈海寅发表了主题为《互联网造车的“坑”与“链”》的演讲,从360副总到汽车行业新人,沈海寅分享了他对于造车这件事的思考,认为跟智慧城市,跟我们的可穿戴、智能家居结合起来,才是智能汽车真正的未来。

在互联网造车新浪潮中,智车优行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今年3月率先将“奇点”智能电动车样车开上发布会,5月又率先亮相北京国际车展,智车优行“敬畏传统、大胆创新”,用互联网思维稳健造车的诚意已为人熟知,那么,未来产品如何落地?智车优行联合创始人、CEO沈海寅给出的回答是:体验、开放、共享。

游侠电动汽车只在惊叹声中呆了不到一天,然后,舆论骤然转向,把游侠背后的创业团队抛上了风口浪尖。

以下为沈海寅的演讲实录。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将智能化进行到底

7月26日,连续创业者黄修源在北京三里屯举行了“游侠X”新车发布会。成立于2014年3月的游侠团队,在28岁CEO的带领下,造出了一辆外形酷炫的纯电动车。黄修源说,他们是中国第一家能够把自己完整样车放到大家面前的创业公司。

Δ智车优行联合创始人兼CEO 沈海寅

在刚刚过去的北京车展,电动化和智能化成为两个趋势大热,在沈海寅看来,电动化是汽车动力系统的升级,并不是颠覆,真正能够去改变世界的还是汽车智能化潮流,“这才是我们真正要花心思和本钱去做的事情,我们的团队未来会聚焦在智能化到底应该怎么做,例如怎么通过一个24小时能上网的车,给用户提供更多的便利。第二个专注点是用户体验,把用户的需求反映到实际的产品设计中来。我们希望能通过各种各样的努力,能让奇点汽车不只是一个交通工具,而是在里面有家的感觉,有空间的感觉,这个才是我们真正想做到的,也是我们希望跟其他车企做的不一样的地方。”

想要造车的团队,并非黄修源一家。乐视、蔚来、小米……这些有着互联网基因的公司,都在试图切入新能源车领域。从样车发布的时间来看,游侠确实动作最快。尽管这个“第一”,为它带来了近乎一边倒的嘲讽和质疑。

沈海寅:

图片 4

“没有按照行业规矩来玩”

大家好,我现在是作为一个自己在造车的创业者,和大家分享一下创业中的感悟。大家都知道九月份发生了一件特别大的事情,就是大众汽车在他的排放测试当中出现了一些作弊,其实他的排放标准高出了美国标准50倍,这导致了大众CEO下台,同时也导致了整个汽车行业上市公司的市值下降一千多亿美金。

奇点智能电动车样车

发布会上,黄修源公布了游侠电动车的相关参数:百公里加速5.6秒,30分钟充电可增加279公里巡航里程,这一数据接近特斯拉,不过只是理论数值。

所以这个事情虽然很小,但是对于我们整个汽车行业确实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一个汽车历史的灾难。就像有一位专家说的,虽然在十到十五年内燃机汽车不会消失,但是最初的改变可能会在未来的三到五年发生。

智车优行立足于让汽车在满足环保的高品质交通工具这一属性的同时,还能够承担起高性能“移动智能终端”的属性,从而更好的满足用户移动中的各种需求。从设计之初,智车优行就考虑通过车内CAN+以太网+无线设备打通各个传感器和执行器,将智能系统与车自身和外部连接起来;同时,车辆还将配以强大的CPU,以“软件定义硬件”的方式实现对车自身的控制;最后,通过本地数据持续上传云端,智能系统也将打通汽车与其它智能终端甚至智能家居的连接,让车辆实现持续升级的同时,能够在移动过程推送定制化的云服务。正是这样的设计,真正实现了智能汽车与人生活的有机连接。比如,通过对实时天气及路况信息的掌握及分析,整车控制器VCU和电池管理系统BMS可以进行自适应调整;而系统也将推送最佳的出行路线;并根据用户日程的同步,提前提供相关的生活服务。而在人际交互设计方面,智车优行与SHARP等企业合作,为智能电动车配备可定制化的超高清车规级液晶中控和仪表;同时,还联合异视科技,未来共同研发一款全尺寸、超高清、低功耗的HUD;并与思必驰科技一起研发一套自主语音交互系统。

虽然目前呈现在公众面前的只是一台静态样车,但游侠团队表示,新车将于2017年量产。

图片 5

沈海寅认为,“汽车再也不是孤单的个体,我们可以通过‘TA’真正打破时空的界限,实现与世界的连接。在实现车自身的智能化的同时,智能汽车还将打通出行与其它生活之间的联系,在车内同样实现车服务和人服务的智能化。”

几十人的小团队,花了上百天时间,造出了一辆两年后能够上市量产的纯电动车。这在汽车业内人士看来,近似“天方夜谭”。

电动车颠覆内燃机

要实现量产前,2016年,智车优行还有哪些阶段性目标要实现?沈海寅告诉第一电动网记者,“样车的设计还不是最终量产车的造型,所以今年必须要完成整个汽车设计,同时还要整合供应商体系,核心的部分基本上已经确定下来,我们对他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起做很多尝试和小范围的实验,攻关技术研发都要向前推进。年内我们将宣布与国内的一家上市主机厂合作代工,实现产品的生产落地。”

一位要求匿名的汽车业内人士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汽车行业的技术门槛和资金门槛都非常高,一个毫无技术积累的小团队想在两年时间内搞定车的研发、
设计、制造和规模化生产,“不可能”。“即使用现成的供应商、生产线和已经培训好的工人,两年内实现量产都非常难。何况现在只是一辆概念车,所有东西都要
从零开始。”

谁可以来颠覆我们的内燃机呢?我想这个例子其实非常简单,下面这张图是美国的一家调研机构的报告。

开放的造车价值观

国内某大型车厂工作人员表示,一辆车牵扯的零部件动辄成千上万。对每种零部件,其所在车企都会派工程师到配件厂去进行质量监控;而在零件的层层
组装过程中,还可能反复打磨和重来。“光这个过程就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而且,车的性能如何,设计有没有问题,要不要改进,必须实地上路跑了之后才能知
道;匆忙发布计算值作为车辆的参数数据, “游侠没按行业规矩玩”。

图片 6

都说互联网造车,但深海寅认为这是一个误解,“互联网本身是造不出车来的,但是要往智能汽车的方向发展,需要用互联网去改变,设计一款大家想用的车,改善销售渠道等等,互联网在整个产业链中去进行很多变革,还是非常现实的。”

7月29日,黄修源对部分质疑给出回应,并表示其团队希望制造一台好的电动汽车的决心一直没有动摇。

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时间的变化,到2024年,我们拥有一辆车的总成本内燃机车已经变得是最高了,而纯电动汽车则变得最低,在未来,我们的电动车将会改写汽车历史,成为内燃机车颠覆者。

与智车优行一样,其实很多新进到汽车行业的互联网团队是想做一些事的,想在汽车电动化、智能化这个百年不遇的时间节点去试试,去看看,到底能不能做一款跟现在很不一样的车。

外来者造车,如何发力?

图片 7

图片 8

2015年年底出造型样车,2017年实现小批量量产。要做“中国的特斯拉”“汽车界小米”的互联网创业公司智车优行,不久前宣布了他们的造车计划。

在2006年的时候,当时有一部纪录片是讲谁谋杀了电动车?其实在1996年的时候,通用汽车就已经发明了第一辆电动汽车,这个汽车本身虽然有各种各样的优点,但是在当时各个石油企业,各个金融机构,还有我们的车企共同把这样产品扼杀到摇篮里。但是时隔九年,在2015年的今天,电动车又一次站到了前面。

奇点智能电动车样车

行业壁垒已经筑起,外来者要怎么进入?智车优行并不打算以对立的姿态杀入传统汽车行业。其联合创始人沈海寅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他们不是想替代传
统车企,只是试图重新定义汽车。和大多数互联网公司一样,智车优行想造“用户体验”更好的车。公司负责产品策划、系统研发和造型设计,至于设计如何落地并
实现工程化,他们正在以“外包”的方式和国内外有经验、实力的汽车设计公司合作,并将通过代工实现量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